如何在招聘时排雷「反社会人格」员工

发布时间:2021-10-19 文章来源:GBA游戏化测评 作者:王可耑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Martha Stout博士曾研究指出,在美国,每25人里就有一个具有反社会倾向。这些具有反社会人格特征者不一定真的会做出犯罪行为,但是不时会做出令周遭的人感觉不舒服或困扰的事

  上周,有位HR小伙伴来电咨询,问起GBA能否评估出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员工,比如动辄去法院起诉公司,或大爆企业内部“猛料“者。



  这让我不由想起了今年年初,国内某知名咨询机构被自家员工几十页PPT举报违规的事件,一度在业内引起轰动。对于此事牵扯的内幕细节真实与否,我们不便做过多评论。但是这件事情本身却给HR们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如何在招聘之初就过滤筛选掉容易出现极端行为的候选人?或者在企业内部来一次心灵健康大检查?心理测评无疑成了其中的救命稻草。


  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种危险的极端行为候选人行为——反社会行为在心理测评中是如何体现的。


  01


  反社会人格,并非新鲜名词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Martha Stout博士曾研究指出,在美国,每25人里就有一个具有反社会倾向。这些具有反社会人格特征者不一定真的会做出犯罪行为,但是不时会做出令周遭的人感觉不舒服或困扰的事,若是他们的心态及价值观长久没有得到正面引导,碰到一些导火线,很容易引发悲剧。


  由反社会人格心理特征引起的事件并非个案。



  2020年,一部风靡网络的电视悬疑短剧《隐秘的角落》,带火了一句恐怖至极的调侃语“一起去爬山吗?”,剧中那名叫张东升(秦昊饰)的数学老师,许多举动和反应都映射出了心理学上“反社会人格者”所具备的部分特征。


  然后是同年7月发生在贵州的一起震惊事件:一名公交司机主动将载有36名乘客的公交车开入了湖中。这起事件造成了21人死亡,15人受伤,其中还包括了高考生。


  再往前,还有经典影片《沉默的羔羊》里的高智商变态杀人犯,十分典型的反社会人格。


  包括更多社会新闻中,我们经常看到听到的某某未成年人做出了一些极端行为。这些极端行为,毫无疑问都是反社会人格的具体表现。如果这些个体案例都能提早引入心理评估的干预,或许悲剧就可以避免了。


  02


  反社会人格障碍的诊断标准


  在实际的心理测评中,我们不会对某一候选人的人格轻易下结论,但是我们却可以预测出,这个候选人可能会有更容易出现反社会行为的倾向。


如何在招聘时排雷「反社会人格」员工


  我们来看看DSM-5(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中关于反社会人格障碍的一些诊断标准:


  一种漠视或侵犯他人权利的普遍模式,始于15岁,表现为下列3项(或更多)症状:


  A.


  1、不能遵守与合法行为有关的社会规范,表现为多次做出可遭拘捕的行动。


  2、欺诈,表现出为了个人利益或乐趣而多次说谎,使用假名或诈骗他人。


  3、冲动性或事先不制订计划。


  4、易激惹和攻击性,表现为重复性地斗殴或攻击


  5、鲁莽且不顾他人或自身的安全。


  6、一贯不负责任,表现为重复性地不坚持工作或不履行经济义务。


  7、缺乏懊悔之心,表现为做出伤害、虐待或偷窃他人的行为后显得不在乎或合理化。


  B、个体至少18岁。


  C、有证据表明品行障碍出现于15岁之前。


  D、反社会行为并非仅仅出现于精神分裂症或双相障碍的病程之中。


  显而易见,反社会行为体现在一系列不诚实,为追求自身利益不顾及他人,冲动、不负责任、且具有攻击性的行为上。我们的确不能从某一单一行为上对这个候选人进行判断,但这些组合出来的行为画像,却可以与心理行为测评紧紧连接在一起。


  03


  GBA如何洞悉反社会行为倾向


  回归今天的主题,如何才能通过运用GBA的评估工具,在招聘过程中就预测出一个人的反社会行为倾向呢?


  如何在招聘时排雷「反社会人格」员工



  玩过GBA游戏测评的朋友都知道,在GBA测评中有不少和风险有关的关卡,这些关卡可以有效地评估个体的风险倾向。而风险的定义是参与同时涉及到很高惩罚和奖励的机会(Leigh,1999)。在这些与风险承受相关的测量中,我们发现个体会体现出不同程度的精神变态特征(psychopathic characteristics),除了我们常见的焦虑的产生,个体还有可能具有行为约束的缺陷(Tellegen,1982)。当然,我们也发现了这些与风险承受有关的实验范式与反社会行为倾向的一些相关性(Lilienfeld,1999)。


  例如,在GBA测评与风险有关的关卡中,我们会检测受试者的一些生理指标,通过链接受试者的心率与皮肤电导,我们会发现受试者的心率响应与游戏关卡有着强烈的关系,同时通过进行SRP-II检测反社会行为系数,两者进行关联,我们会发现具有反社会行为倾向的人更容易实施高风险的举动,同时,他的焦虑水平会伴随着情绪分离程度的加重而上升。


  由此可见,尽管GBA背后的理论框架是大五人格理论,但是GBA的维度实际上结合了不同的心理测量量表,里面包括了冲动性、敏感性、情绪、抗压韧性等相关维度,通过候选人在游戏化测评中的真实行为,依据科学的数据提取,预测人物的心理画像,必定能为企业识别反社会行为倾向的候选人提供强有力支持。


相关文章

网易/京东/微软/美团…一大波互联网公司选人标准来袭

能成事的管培生,往往具有这些特质

offer放鸽子、入职闪辞…这些招人尴尬事,咋破?